元旦


假期语文作业,《记一个难忘的元旦假期》。

新家第一个小假期,放松且高效。

周日晚去福乐购采购是唯一一次出门,这要在以前绝对要疯在屋里。 天哥都关怀为啥没有去广州跨年啊,不是传统么。

有个自己的窝是不一样。


New Year’s Eve

周六扫除日。 Binary竟然不怕吸尘器,这使我更加确信她其实是只狗。

平日没时间陪主子十分内疚,放假要弥补亲子时光。 不论阅读沙发还是客厅沙发都已经成了Binary的地盘,若想坐代价是给她当枕头,最喜欢是把我手臂蹬开,挤在手臂和躯干之间抱着手臂睡。

2016年最后一轮夕阳下的Binary。


晚餐,土豆排骨,茄子,秋葵脆。

土豆排骨是我招牌菜之一,这次菜汁少了,爱吃这道菜就是因为土豆炖烂成泥,和上菜汁拌进米饭里, 沙沙的绵密口感和肉香能吃十碗饭,没菜汁就可惜了。 秋葵脆是Brook在上海请我吃过的菜式,这次实验一下,可以算是成功, 因为吃起来不错,但试了才恍然大悟饭店里那么脆大概根本不是炸的,是烤出来的。。。


往年跨年我大概穿着睡袍背着手像个成(zhi)功(zhang)人士 站在喜来登的落地玻璃前面感慨时光匆匆, 今年老实坐着看ARIES的论文写笔记,可也毕竟算个节,为了增加节日氛围决定试试把自己灌倒。

0点的时候Apple Music贴心地为我随机到了这首名为《厄运》的歌曲送给我,谢谢谢谢。

结果是两点喝累了也没倒,越喝越精神,刚睡醒似的。倒是论文觉得看不下去了,索然睡去了。

说起喝酒。 我已经是Asahi的脑残粉了,原来觉得喜力和Asahi平起平坐至少,那是因为没一起喝过。 喝完第一罐Asahi之后接着来了一罐进口喜力,发现Asahi不知道比喜力高到哪里去了。 喜力有一股明显的香味,这股香味我觉得出现在啤酒里面就是过度修饰。

Asahi万岁。


New Year’s Day

撸猫,做菜,笔耕不辍。

番茄炒蛋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感慨和食堂的霄壤之别,觉得自己再煮多几次饭恐怕就受不了食堂得准备便当盒带饭了。

Steak有得说,这次很成功,毕竟让米其林厨子从福乐购买块牛肉在买电磁炉送的锅上做牛排也是个难事。你们可能觉得生得可怕,可这正是我想要的rare doneness和tenderness,seasoning也不错。经验是,牛肉得提前几个小时拿到冰箱保鲜层,不能太冰。锅太薄了,很容易过热,控制火候。其它奥秘这就不写了,可持续发展,留着将来专写做菜的时候再写


送给Binary一个她一定很喜欢的新年礼物:把伊丽莎白圈去掉了。 带着圈的时候舔不了毛,拿掉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舔了一个小时,爱干净的小姑娘。 还有一个带铃铛的藤编球作为康复礼物,似乎不太感冒。


晚上奋斗到凌晨3点,搞定了迁移博客后也是2017年的第一篇:《ARIES数据库恢复算法》。看看长长的参考文献部分就知道写出来不容易了。干杯。


New Year’s Day Observed

撸猫,做菜,笔耕不辍。

九月还在打台风的时候专家说这是厄尔尼诺,预示着今年冬天会很冷。然而都一月份了我在家热得就差要开空调了。天热到Binary懒得调皮,躺在我脚下懒懒地晒了一下午太阳。我在一边看书,简直像在哈瓦那度假,谁去星巴克啊。


继续放毒,上汤皇帝菜,糖醋小排。


晚上趁未到凌晨发表了第二篇博客《递归的魅力 - 定义自然数系和自然数加法》,一篇数学分析笔记。算是一天内产出两篇,并且是不搭界的两个主题。干杯。


所以以前假期非要出门去找个地方坐哪怕是商场里的板凳才能读书工作的毛病,大概只是对居住环境的不满,也证明自己劳心劳力搞出的家算是达到预期了,与其说宅,“恋家”更合适。

很满意,生活工作完美均衡,一言蔽之,充实。

写了这么多,到了收尾也没有2016总结2017展望,因为除了以上琐事,压根儿没打算写这些。

有句歌词我很喜欢,“天地不快不慢不好不坏专心而澎湃”,不管怎样,天地都要转时间都会走,过去的都过去了,未来还没来,认认真真尽力活好现在就好。一定要有什么展望的话,那就是不辜负人“新年快乐”的祝愿吧。加油。

祝愿各位新年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