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R Ted Radio Hour: How We Love


拓展了我的podcast列表,不光是新闻了。今天坐在树下吹着微凉的秋风听NPR TED Radio Hour,很棒,把同主题的TED talk整理成访谈的形式做成一期,比一集一集看有效果。

这期谈love,第一个讲者是个费城的程序媛,人家征婚填的都是能讲流利日语和javascript。她祖母告诉她,爱都是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发生的,作为程序媛当然不能信邪,她首先从费城人口里计算出了其实她这个年龄段的适龄犹太男人其实没多少,然后去网上征婚网站,将自己想要对象的参数定量,自己做了一套评分系统,还创建了十个女性账号研究男性的偏好,使自己的profile看起来更受欢迎😂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量化和概率的重要,以及会写javascript也是可以找到伴侣的。

第二个talk从生物化学角度讲,拿MRI(核磁共振)研究love,说人是有喜欢的类型的,遇到的时候就会触发脑子的化学变化,让你感到更乐观、充满能量,一切在瞬间发生,你不知所措,但就觉得尼玛哪儿不对劲儿。Dopamine大家都听说过,多巴胺,这个物质其实控制的是人脑的奖励机制,成瘾就是靠这个机制,动力、注意力、渴望都由这个机制控制,你见到你的女/男神的时候的活动脑区,和吸了可卡因的时候一样,这就是为啥你对你的男神女神这么上瘾啊。

那么为什么你会觉得某个人比另一些人好?心理学家会跟你说,人们倾向喜欢和自己有类似社会活动背景、类似智商、类似样貌等级的人,但是这个结论不全对。这个讲者将由受不同化学物质控制的性格大致分成四种(dopamine 多巴胺、serotonin 5-羟色胺,testosterone 睾丸酮,estrogen 雌性激素(🙄️看来一本GRE没白背)),对三千多万人做了调查(大数据啊)。调查结果显示,多巴胺多的,即好奇、创造力强、自发、充满活力的性格,和5-羟色胺比较多的,即比较传统守旧的性格,喜欢和自己类似的人;然而睾丸酮多的,即较强的分析、逻辑、坚决果断的人,和雌性激素多的,即想像力强、直觉强,有较强社交能力的人,却喜欢和自己性格相反的人。 失恋的人的活动脑区和痛苦一致,确切地讲,是牙痛。然后,其实还会有和坠入爱河时一样的感觉,你以为你会忘了她/他,但是被抛弃的人只会对对方爱得更深,这不是鸡汤,这是MRI说的啊,这时负责奖励机制的,控制渴望、动机、注意力的脑区活动更加强大。 为什么人会需要爱?亿万年前人类开始直立,女性需要把小孩抱在怀里,女性需要一个伙伴来帮忙带小孩儿了,逐渐进化了人类大脑回路,产生了需要爱情、依赖感的人性。柏拉图说过,the god of love, lives in the state of need。没有啥,就是需要,就是一种自我失衡,就像饥饿和口渴,是不可避免的。Love的能力就嵌在我们脑中,而我们的挑战是,没有蛀牙,不,是懂得彼此。

题外话,觉得听podcast很好,已经成了我的一种生活习惯,比书、视频更加随时随地,可以高效利用好交通、吃饭的碎片时间,我觉得也会记得更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