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的原则

总结一下正和岛看来的一篇关于负债的文章和我的看法。

负债的三个原则:

  1. 收益超成本
  2. 杠杆够长
  3. 杠杆不断

收益超成本

债务收益要大于债务成本,只有收益大于成本,才能盈利和持续,这是负债的根本。

投资性负债收益相较于消费性负债更好定量分析。

杠杆够长

当确定收益能超过成本费用时,就要尽可能多的负债、尽可能长时间的负债,把杠杆做的足够长,越长的杠杆撬动力越大——也就是收益越大,最终的收益是杠杆的倍数。

例子:

100万的房产,若是20%的首付(就是5倍的杠杆),当房产上涨10%时,其绝对收益就是50%(收益值=100万*10%=10万;首付投入=100万*20%=20万。收益率=10万/20万*100%=50%)

杠杆不断

维持杠杆需要的是现金流,要让源源不断的现金流能覆盖住到期的债务,并长此以往的维持下去,直至经历一次牛熊周期,等到泡沫的来临。

总结

这篇文章中心思想是债务应决定于现金流而不是负债率,但是并没有说明白债务和现金流的定量关系。往往各种债务叠加,若不计算负债率很难说是否当前现金流能覆盖到期债务。

文中明确指出收益是杠杆的倍数,我认为这是一个一般情况,有时要考虑到杠杆长度带来的负债成本的增加,并不是杠杆越长就收益越大,也就是说杠杆长度和收益并不一定是线性关系。

虽然部分不同意文中说法,但是对我来说是引发对债务思考的一个不错的入口。

Read more...

费雪的几个观点

看到一个关于介绍何为货币时间价值的知乎答案,其中介绍了费雪的几个观点,感觉十分透彻,摘录如下。

资产:“一切可以带来未来收入的资源”。

收入的落脚点是享受,即享受性收入,但享受是一个主管衡量,人们通常比较货币收入:“工资不是收入,用工资换来各式享受的时候才是收入”。货币只是一个度量工具。

货币的时间价值即利息,利息是“现时消费与将来消费之间的选择”,利率是“现时消费与将来消费进行交换的价格”。

除了风险因素的利息被看作纯利息(安全贷款的利息),费雪认为纯利息有两个构成:“不耐”和“投资机会”。

  • 不耐(impatience):人们都有“现在收入优于未来收入的偏好”,这是人由于生命有限的天性,职业风险较高的从业者不耐倾向更高。不耐倾向除了风险还受收入(包括数量、时间分布)与个人因素(例如习惯、远见、自制)影响。要克服不耐,就需要一定代价即利息。所以利息即让人们放弃当期消费的代价。
  • 投资机会:货币是一种资源。这对不耐性也是一个冲击。

市场的利息就是在纯利息的基础上再加上风险、不确定性等等。

Read more...